當前位置︰丁香作文網 > 抒情 >

綠綠的蕨

作者:伍名槐 閱讀:

  正是寒冬,我又來到爸爸的墳地上。

  蕭瑟的秋風如畫家手中的畫筆,拂過荒野,那一山一嶺就只剩下單一的顏色----黃。這黃色來自于一種叫做蕨的植物。

  蕨,這種源于四億年前的物種,它頑強的生存繁衍能力是讓我欽佩的。《辭海》中載︰“蕨,亦稱‘蕨菜’,‘烏糯’。蕨類植物門,高等植物中比較低級的一個類群。泥盆紀末至石炭紀時多為高大樹木,二迭紀以後至三迭紀時大多絕滅……”我一直認為,古生代的蕨樹在二迭紀的生物大絕滅事件中絕滅了,現在的草本真蕨與它們沒有什麼關聯,直到後來查閱了些資料才知道,古生代的蕨樹和現代草本的真蕨有共同的祖先,那就是起源于四億年前的裸蕨。在泥盆紀和石炭紀時代,地球上到處是三五十米高的蕨樹森林,到二迭紀時,由于地球自然環境發生了變化,地球上的生物幾乎絕滅,而蕨類植物卻意外地幸存了下來,並繁衍成了一個如此龐大的家族,足見它適應環境而生存繁衍的能力有多強了。

  看到這滿山滿嶺枯黃的蕨葉,我仿佛看又到了父親,就在這山嶺上,他帶著我們春打蕨菜,冬挖蕨根。他長眠在這里已有幾年了,這墳地是他自己給自己選定的。我知道,他之所以選定這里作為自己百年之後的安身之地,是因為他喜歡這一山一嶺的蕨,舍不得這一山一嶺的蕨。

  我的兄弟姐妹很多,六男一女。在物質極度匱乏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父母親把我們七口人盤養長大是很不容易的。但父親很樂觀,踫到困難總是說,沒有過不去的坎,想想總會有辦法的。

  清明前後,地里已沒有什麼蔬菜,大多數人家都靠吃腌制在壇子里的菜下飯。這時候的山上,枯黃的蕨葉下,地上伸出無數狀如小兒拳頭的嫩蕨,爸爸每每從山上干活回家,總要帶回一把蕨菜。他說,光吃腌菜不行,缺乏營養。第二天,我們一些同齡伙伴便背著背兜跟著他上山了。回到家,把背兜里的東西往地上一倒,哇!大山真是一座寶庫︰蕨菜、野生菌、竹筍……我們的飯桌變得更加豐盛了,那滋味,至今依然不忘,只可惜“只可意味而不可言傳”。從那時起,我喜歡上了大山,只要有時間便要到山上去轉上一轉,帶回大自然給人類的饋贈。打來的蕨菜太多了,一下子吃不完,爸爸便教我們把蕨菜做成蕨菜干。要吃時只要用水一泡,那蕨菜干又變得圓潤潤的,一炒就可以吃了,如果加上些折耳根,拌上辣椒,加點自家釀的醋做成涼拌,風味更佳。所以,我們家幾乎一年四季都有蕨菜吃。

  我們家人口多,糧食一般是不夠的,爸爸便想方設法用山上的東西來補充,以不讓我們挨餓,蕨粑(方言,用蕨根澱粉制成)就是最主要的補充食物。很小的時候,我根本不知道這蕨粑是怎樣來的,只是感覺很好吃,比白米飯好吃多了。我們家隔三差五地就會有一頓蕨粑來吃。我就問爸爸,這蕨粑哪里來的?爸爸說,山上挖來的。我繼續問,山上這種蕨粑多不多?爸爸笑著說,多,很多,滿山遍野都是。我高興了,既然山上很多,我們就不用愁挨餓了。直到後來才知道,從山上挖來的不是蕨粑,而是蕨根,要經過很多道工序才變成可以吃的蕨粑。從山上挖來的蕨根首先要洗干淨(這蕨根很難洗,因為它大部分生長在黃泥土里,黃泥土粘性大,而且蕨根上長著硬刺),洗不干淨做出來的蕨粑里有泥沙;洗干淨後把它放在粑槽里搗爛,搗得越爛越好;然後用濾布放在大桶上加水澄洗過濾,讓澱粉沉澱在桶底;第二天倒掉桶上面的水,把水底那一層白色沉澱物取出,那就是蕨粑的原成分,炒熟便可食用了。稍稍長大後,我曾幾次跟著爸爸到山上挖蕨根,全部是在冬天,我們衣著單薄,挖的時候,一點都不感覺冷,可只要停下歇息一會兒冷得直哆嗦。我就問爸爸,為什麼一定要冬天才來挖呀?爸爸說,第一,冬天來挖就不感到冷了;第二,蕨是懂人性的,它知道我們只有冬天才有時間來挖,所以其它季節挖的蕨根做不出蕨粑。爸爸回答我的問題總是帶著意味深長的笑。我對爸爸的回答半信半疑,相信是因為只要挖就不冷了,這是真的,我實踐過了,而且爸爸確實一直是在天寒地凍的冬天來挖,懷疑的是,只听說有少數動物懂些人性,植物也懂人性,那是我前所未聞的。再長大一些後爸爸才告訴我,挖蕨根得在冬天的原因是,冬天蕨的睫和葉都枯萎了,澱粉才沉積在根上。

  父親喜歡蕨,與蕨打了一輩子交道。他常說,蕨這植物對于他來說,全身都是有用的東西。父親說的沒錯,在那個缺衣少食的年代,很多時候我們家是靠它挺過來的,在我們心里,蕨太重要了。以至于我現在每每在特色產品店看到有包裝好的蕨粑,都會買上一小包帶回家嘗嘗,每每在飯館酒店里吃飯,都會點上一盤蕨菜。在飯館酒店里,蕨菜是不叫蕨菜的,它有很好听的名字︰把吉祥物龍呀,鳳呀和一些吉祥語全用上,什麼龍頭菜、龍爪菜、山鳳尾、如意菜……而且報價不低,很多人不知道是什麼菜,看重這菜名就點了,點了之後才大呼上當。可我不一樣,這些個菜名我全知道是什麼東西,也不嫌貴,不是我富有,也不是我喜歡吃蕨菜,蕨菜我吃過太多了,差不多現在冒出的汗都還帶蕨味,我只是想再找找小時候吃蕨菜那香甜的滋味,但嘗去嘗來,就像這蕨變了味一樣,怎麼也找不到那香甜的感覺了。爸爸偶爾也和我一起上館子吃飯,看到我點蕨菜時總是說,那有什麼好吃的?我說,我喜歡那味兒,吃完後,爸爸看著我失望的神情,臉上帶著壞壞的笑。

  厥,意為憋氣發力,“?”與“厥”聯合起來表示一種需要憋氣發力才能挖出根來的草本植物。爸爸就是這樣憋氣發力,把這草本植物深埋地下的根挖出來,讓我們渡過了饑餓的難關。在我後來的人生道路上,每每遇到困難我都會想起爸爸,想起他在天寒地凍里揮鋤挖蕨的姿勢,想起被他挖過的一片又一片黃土地,想到這些,我就會全身充滿力量去克服困難。

  冬天總要過去,春天總會到來!望著這滿地枯黃我想著︰等明年清明我來給爸爸上墳時,這里將又會是滿山滿嶺綠綠的蕨。

(作文字數︰2275 )

寫優秀作文必備,成語查詢工具︰http://ryb.kkgth95.top/c/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文章點評︰ 查看所有評語>>
發表評論
請勿發表違反法規的言論,歡迎對文章進行點評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密碼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